两老同意离婚

  法官说,双方争议点主要是房子,男方认为张奶奶已处理了一套房产,如今另一套房产拆迁后的安置房还不肯给男方,有失公平;而张奶奶则觉得,自己要求先过户一套已经是让步了,要求住到百年之后的提议并不过分。

  开庭时,陈爷爷对于离婚的理由,只说了一句“感情不和”,之后不论法官再问什么,他都回答“我坚持要求离婚”。

  张奶奶说,这张诉状,让她的心彻底冷了。

  根据法院调解书,张奶奶同意离婚,但要求先处理好房子。但陈爷爷表示“只要求离婚,其他不要求处理”。

  根据法院调查,原来两人名下的共同财产(两套房子),一套已经过户给了张奶奶小女儿,另一套拆迁尚未安置,因此起诉离婚阶段两人名下没有共同财产可分割,只能在安置房交付后,协商不成,再另行起诉。

  张奶奶和陈爷爷都表示同意,2015年,两人在法院的调解书上签字,结束30多年的婚姻。

  房子拆迁的安置房到位

  张奶奶却没有分到财产

  之后几年,张奶奶多次打电话关注拆迁安置事宜,直到2017年初,发现大房子拆迁后安置的两个小套已经到位,而且被出租了。

  张奶奶起诉陈爷爷,要求分割财产。

  法院组织双方调解,多次协商后,达成和解:陈爷爷支付张奶奶90万元,张奶奶自愿放弃安置用房、货币补偿款、搬迁补助等权利。

  之后,张奶奶履行了义务,但陈爷爷并没按约定时间把钱打给张奶奶,2018年1月,张奶奶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执行法官第一时间查询陈爷爷财产,发现他名下既没有房产,也没有存款。

  法官上门走访,发现事情有些蹊跷。

  “安置的两套房产去哪里了?”

  “卖掉了。”

  “卖给什么人了?”

  “中介卖的,我也不晓得。”

  “卖房的钱去哪里了?”

  “我看病花光了。”

  法官算了笔账:两套房产按照市场价出售,所得房款共计443万元,从卖房到执行不过一个月,不管看什么病,都不可能把钱花得一分不剩。

  陈爷爷答不上来,干脆不说话了。法官接着问,他一律回答“不知道”“记不清”。

  一般来说,抗拒执行是可以处以司法拘留的,但陈爷爷年事已高,法院不能对他采取强制措施。

  陈家父子拒不执行

  案件移送公安机关

  为了破解“执行难”,保障申请人的权利,西湖法院向杭州中院请求协同执行。

  在杭州中院的指导和帮助下,执行法官重新梳理线索,从两套房产房款去向着手开始调查。

  调查发现,就在两老签订调解协议后半个月,陈爷爷就把名下两套房产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,出售给儿媳两个亲戚张某和傅某,之后,两个亲戚又将房产转让给其他买家。

  卖房所得款项,全都进了陈爷爷儿子陈力账户,陈力除购买理财产品,还多次给媳妇转账汇款。

  法院调查时,曾对陈力夫妻进行询问,但陈力谎称并不认识张某和傅某,对于卖房款去向,也推说“不知道”。

  执行法官多次找陈爷爷和陈力沟通,两人互相推诿,陈爷爷说事情都是儿子一手操办的,陈力则称全凭老爷子做主,总之一提到钱,两人态度都很明确——没有钱。

  查清卖房来龙去脉后,法院基本掌握陈爷爷和其家属转移财产的情节。鉴于陈爷爷和陈力都不愿配合,执行法官冻结了陈力银行账户,多次对其进行劝诫、警告,可陈力完全不把法官的话当回事:“被执行人是我爸,又不是我,你们要执行就执行好了。”

  法院执行时,除被执行人本人,牵涉到案外人的,往往很难处理。

  但这个案例中,法官认为,陈力等亲属协助陈爷爷转移财产,在此过程中起到积极、主动的重要作用,已不属于案外人,应认定为拒不执行判决、裁定的共犯。

  明明有能力履行法律确定的文书义务却拒不履行,可以构成犯罪,追究刑事责任的,这一点,执行法官也清楚地跟陈爷爷父子解释过。

  多次警告无效,法院认为,陈爷爷及其亲属转移房产及卖房款的行为涉嫌拒不执行判决,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今年1月9日,该案被移送公安机关。

  张奶奶拿到应得钱款

  陈爷爷儿子、儿媳被移送公安机关

  陈爷爷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赶紧让儿子把90万元交给法院。陈力夫妻态度也来了个180度大转变,不仅对法官客气许多,还主动找张奶奶道歉,希望获得原谅。

  今年2月,法院将钱全部发放给张奶奶,案件顺利执结,但刑事责任依然要追究。

 

上一篇:英小伙愛彼迎上找房不料客房竟是路邊集裝箱
下一篇:住人集装箱批发惠州市龙丰集装箱酒店住人集装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