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夏到了,那些住在集装箱里的“柜族”们还好吗?

他住在儿子买的铁皮柜里

哪怕是大中午的也舍不得吹电扇

与闷热的环境相比,他们更难忍的是对家的思念

本报记者 詹程开 文/摄

柜族,又被称为集装箱蜗居族,他们因为住房压力而蜗居在集装箱当中,听起来多少有一点心酸。

在杭州近江集贸城的对面,有一个“秋涛路临时大型停车场”,在这个停车场的不少角落,就星星点点地生活着这样的一群“柜族”。

其实,他们和这座城市无限接近,周边就是一些大商场大卖场,还有不少现代化的住宅和写字楼;而他们又仿佛和这座城市无比遥远,仅仅一堵围墙就隔开了彼此生活的世界,落差大得让人感慨。

日复一日,这些“柜族们”就这样重复着同样的生活,他们的梦想,他们的生活,似乎被隔离在这座城市的目光当中。又是一年高温天,住在集装箱里的他们,还好吗?

城东临时的大型停车场里

生活着一群“柜族”

近江集贸城对面的“秋涛路临时大型停车场”,规模挺大,看上去像是对闲置土地的临时利用,因此有些地方还只是一片沙石和荒草,车辆开过,就腾起一片尘灰。

停在停车场中的车辆不少,但是形色匆匆的车主们,很少有人会留意到,就在这个停车场的不少角落里,星星点点地散落着一些“集装箱”,而这些铁皮箱子,就是“柜族们”在这座城市中的家园。

每一个集装箱都装有一扇门,一个防盗窗,内部面积大约18平方米左右。箱体外围还印着小广告,有生产厂家的名字以及联系的电话号码,而且几乎都标上了“每箱每天租金6元”,看来这是目前的统一市场价。

在这些集装箱中,有一家人住的,有工友们合租的。因为面积不够用,不少家当直接就摆在了露天,比如沙发、椅子,还有做饭的灶具。

其实这样的生活,平日里也能将就着过,但是在杭城盛夏的高温下,铁皮屋里的生活着实让人觉得不可想像,他们过得还好吗?

中午12点的集装箱里闷热异常

但老张还是舍不得吹电扇

中午12点多,正是太阳最猛烈的时候,老张正坐在铁皮屋子里休息。

屋子里并排放着三张钢丝床,旁边的落地电风扇是唯一的一件家电,但是没开,老张只是偶尔拿起一把扇子扇扇风。

可是,一走进铁皮屋,记者的头上就开始猛烈地冒汗,估摸里面的温度已经接近40℃。老张却一脸淡定,似乎这个温度还没有热到他觉得要吹电扇的地步。

老张今年62岁,来自黑龙江,说话时带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。他说,儿子在杭州打工已经有五六年了,他是五六个月前才来到杭州的,想帮儿子分担压力,这屋里的两张床就是父子俩睡的,还有一张床偶尔会有工友过来住。

老张找的工作就是在附近一处临时的垃圾中转站看管场地,不让人乱倒垃圾。

他挺满意这份工作,因为“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,一天一宿都是我的活儿”,因为要守一天,他也从来没去过旁边的商场超市纳凉。

说到这个集装箱的时候,老张眼里闪过一道光。他说,这个铁皮箱不是租来的,是他儿子买来的,花了多少钱已经记不清了。那一刻,记者感觉到老张是有一种“自豪感”的,因为儿子在这座城市里买了“房子”。

老张告诉记者,其实在这里住着住着也就习惯了,“就是夏天热了一点,蚊子多了一点,身上经常被咬起一个又一个大包,点蚊香都挡不住。洗澡也不太方便,只能用脸盆去接点水,然后端回来简单冲洗一下。”

和老张聊了一会儿天,很少听到他抱怨。他说,只要有活干,就会继续留着,没活干只能回家,“热就热点儿呗,挣钱当然是辛苦的,哪里去找冷不着又热不着的好地方啊。咱又没有别的技术,能赚点生活费挺好的了。”

女儿来杭过暑假

杨师傅咬咬牙买了台空调

和很多“柜族”相比,杨师傅的生活条件算是不错的,他和老婆女儿三个人都住在这个集装箱里,其乐融融。

昨天中午,他们一家人刚吃完午饭,老婆在忙前忙后地收拾,女儿也懂事地帮着洗碗。也许因为有女主人在,屋里虽然拥挤,但却收拾得井井有条,两张床、一张沙发、一张书桌,摆放得简单又整齐。

杨师傅来自衢州江山,半年前,他和妻子来到杭州打工,当时也曾想过在周边租个房子住,但后来发现,租价超过了他们承受的范围,于是决定租一个集装箱来住。

集装箱刚送来的时候,除了门和窗,就是一个空壳子。后来杨师傅从停车场的总电箱那里拉了一根电线到自己家中,于是这个家才算通上了电。自来水管也是杨师傅亲自动手,从停车场的总水管那里接过来的,一根皮质的软管一路绵延到铁皮箱旁边。杨师傅还在屋子里搭了一个水池,满足一家人洗衣做饭。

“这些水管电线都固定得很牢,刮大风都不会吹掉的。”杨师傅说。

 

上一篇:莱州移动岗亭厂家
下一篇:杭州集装箱房萧山移动活动房租售所前衙前大江东禹州